服务热线:

135454844441

新闻资讯
联系我们
联系人:张经理
电 话:010-51658461
手机:135454844441
邮箱:123456@qq.com
地址:江西省神话市神话开发区团结路99号
网址:神话.com
您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站内资讯 > 正文站内资讯
大红鹰娱乐城
来源:网上转载

  携手入围城

  永昊是表妹的朋友,一次聊天时表妹无意中提到我,说我很能干,永昊听后很感兴趣,就向表妹要了我的手机号,第二天便拨通了我的电话,自我介绍后,他说想和我做朋友,并约我明天见面。

  和永昊通过电话后,当天晚上我突发急性肠胃炎,这么一折腾就把和永昊见面的事给忘了,上午10点多,他打来电话,我这才想起,只好抱歉地跟他解释,我生病了,还在诊所输液。令我没想到的是,没过多大会儿,永昊竟然掂着一兜水果来诊所看我,那一刻,我的心里暖暖的。

  从那之后,我和永昊便开始交往。当时我还在公司实习,经常被派驻外地,和永昊难得见上一面,但每天晚上他都会给我打电话,一聊就是一两个小时,也不知道都说了些什么,但那种被人关心的感觉让人沉醉。

  恋爱两年后,我和永昊携手走进婚姻的殿堂。一个多月后,我怀孕了。

  恋爱之初,永昊便告诉我,他自己经营着一家小公司。永昊家是农村的,他当时也就20多岁,白手起家,我觉得他有能力有冲劲。后来我通过了成人考试,入学后,我辞去原先的工作,在郑州找了份兼职。那时我一边上学,一边在快餐店打工,偶尔去永昊的公司帮他管管账,打打文件。因为刚开始创业,资金周转不过来,我便把这一两年工作的积蓄都给了永昊,他开的是物业公司,缺人手时,我还跟着他去打扫卫生。虽然忙碌辛苦,但是我觉得很充实。

  “男人有钱就变坏”,2010年年初,公司接了几个项目,永昊手头有钱了,开始经常性地出入一些娱乐场所,有时连着四五天不回家,还有女孩给他发一些暧昧短信。那段时间,他基本每天晚上的消费都是两三千元。因为这些事我跟他吵过,他说是逢场作戏。当时我选择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
  但永昊越来越过分,后来竟然一个多月没回家,当时我还怀着孕。婚后他爸妈就从老家过来,一直和我们住在一起。我让他爸妈给永昊打电话,他们却责怪我不体谅丈夫。我实在是忍无可忍,以打掉孩子威胁永昊,他这才回来,到家后就跟我吵了起来。我让公婆看永昊手机上的暧昧短信,永昊一把夺过手机,摔在地上。从始至终,他爸妈都站在他一边,指责我的不是,不相信他们的儿子会是那种人。当时我也是气急了,有些口不择言,然后他爸就怒了,一巴掌扇到我脸上。

  狠心卖孩子

  那天之后,我和公婆之间便有了隔阂,没过几天,他们便回老家了。永昊还是经常夜不归宿,为了肚中的孩子,我再次选择了忍,我不想和永昊彻底闹翻,不想孩子一出生就没有了爸爸。

  就这样,一直坚持到5月的一天,永昊突然领着几个陌生人来到家里,几个人在屋里四处瞅,一杯水没喝就走了。我隐约听他们提到房子什么的,当时也没在意。5月底,那几个陌生人又来了,永昊没跟着。和他们一聊,我这才知道,原来永昊以房子做抵押向这些人借了10万元钱,已经拖了两天没还。永昊回来后承认确有此事,更可怕的是房子只是我们租住的,永昊却伪造了一份收据,说是集体房。我一听就觉得他疯了,他说他也没办法,手边太缺钱了。

  后来我回了一趟娘家,爸妈听我说了事情原委,就把我家的房子拿到银行抵押,贷了7万元,让我给永昊还债,之后又塞给我2000元钱,说是留给我自己花,马上孩子就要出生了,让我别亏了自己。想着永昊还在为钱作难,当时这2000元钱我也没留,回家后和那7万元一同都塞给了永昊。

  我不想在家闲着,就筹划着干点什么,考虑了一圈,决定卖盒饭,虽然辛苦点,但多少也能挣点钱,至少孩子出生后,我们不会是永昊的负担。那时我已经怀孕七八个月了,我弟还在上学,不过当时正好是暑假,我就把他叫来帮忙。每天凌晨四点多我弟就要起床买菜,回来后我们再一起择菜洗菜,到了10点多推个三轮车到路边叫卖。偶尔永昊有时间了也会过来帮忙。自从帮他还了高利贷后,我感觉他的心又回来了。

  我以为风雨已经过去,可谁知到了9月又开始有人上门要账。原来高利贷是还了,但还有一笔费用缺口堵不住。当时我把家里所有的钱,包括这一两个月卖盒饭挣的钱,总共5000元全都给了永昊,可那只是杯水车薪,根本解决不了问题。无奈之下,永昊背着我再次借了高利贷。

  为了钱,走投无路的永昊竟把主意打到了孩子身上——他以3.5万元钱把我们尚未出生的孩子给卖了。当买主拿着永昊和他之前签好的协议来到家里,让我准备好第二天到医院剖宫产生下孩子时,我整个人都呆了。而永昊从始至终一句解释都没有。一夜无眠,第二天出去卖盒饭,我依旧精神恍惚,在我弟的追问下,我说出了实情。当时我弟就往老家打了电话,我妈借了辆车,来郑州把我接回老家。

  盼你能归来

  后来女儿在老家出生了,永昊也来了,不过只待了一天半就回到郑州。他告诉我他又接了一个项目,钱的问题已经解决,让我只管照顾好自己和孩子。

  转眼就到了今年春节,本想着和他一起过年的,谁知腊月二十八他却被他一个朋友拉着,拿了8000元钱要去山上拜佛。我不让他去,他执意要去。我打电话问他在哪,他说在去的路上,我坐公交车赶到西环的一个路口,本想拦下他,可没想到他竟把我和女儿撇在路边,跟朋友开着车就走了。那时已是夜里1点多,天寒地冻,我抱着孩子走了好远,才有一个好心人让我搭了一段顺风车回到家。我连夜收拾了东西,第二天就回了老家。

  我心寒了,回家后两个月都没和永昊联系,永昊也没再找我。后来还是我妹来郑州找他,他才来了我家。但第二天早上永昊却向我提出离婚,而且态度坚决,我问他为什么,他说他也不想离,但是他欠了高利贷,不想拖累我。即使如此,我还是不愿离婚,后来闹到家人那里,他们也劝我先把婚离了。4月初我俩来郑办理了离婚手续。

  从那之后,我和永昊就再也没联系过,直到4月底,他的员工,还有一些债主给我打电话,说他不见了,我这才知道出事了。之后银行又给我打电话,说是一张以我名字办的信用卡欠款17万元,被冻结了,如果我再不还钱,就要到法院起诉我。

  屋漏偏逢连阴雨,前些日子永昊他爸又住院了,本来我不想去看望,后来还是放心不下,去了医院,我把身上仅有的两千元钱拿出来交了住院费,但手术费我实在无力负担,就给永昊他弟打了电话,但他弟来了之后把所有的错都怪在了我和永昊身上,然后扭头就走了。

  这些天我白天帮着永昊他妈照看他爸,晚上还要去上班。他爸在重症监护室,每天四五百元的住院治疗费都是我负担的。现在我只想永昊能回来,我想对他说:“跑,能跑多远,躲,能躲多久,难道你想一辈子都这么提心吊胆地过日子,回来了,坐几年牢,出来后咱们重新开始。回来吧,永昊。”

  结语

  尽管永昊做了很多让瑾妍失望甚至绝望的事,但瑾妍还是不想放弃,她说其实永昊人不错,曾经也是踏实勤恳的一个人,他只是一时被金钱蒙蔽了眼睛。

  人的一生难免犯错,犯错并不可怕。犯了错就该勇于面对,知错就改,切勿一错再错。逃亡,并不能开脱惩罚,相反,却开启了良心煎熬的历程。

  回来吧,回头是岸。

收缩

扫一扫,关注我们